蒟蒻乾

【誠台】其一


應該不會有其二其三

OOC出沒注意←


繁體版走這→按我




甫到明家时的明台,大病小病不断,三天两头的就要请医生过府看诊,整个人只能恹恹的躺在床上,哪儿也去不得。

彼时多由明诚照顾他,初来乍到明家的明台怕生的紧,除了带他回家的明镜,以及年纪较为相近的明诚外,对明家的其他人,都是不待见的。

明镜素日忙碌,整个明家偌大的产业都交由她一个花样少女打理,于是照顾明台的任务自是落到了明诚头上。

 

明诚一开始头痛得紧。

他自己也不过是半大不小的孩子,虽说与同龄人相较起来是成熟许多,但总归不过是个懵懂的少年郎,怎明白如何去照顾另一个人。

何况往时若是他生病,也总是强忍不适,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,哪像明台这般好命,能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休憩,身旁还有人照护料理。

明诚忿忿的想。

于是因为心里的诸多不平,所以在明台揪着小脸说阿诚哥这药好苦我不要吃了的时候,他总是冷冷讽刺他娇气;在明台嗫嚅的说房间黑阿诚哥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的时候,他总是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。

这些事情他做的隐密,而明台或许是因为还小又怕生,再加上不懂得向其他人哭诉,因此明镜对这些事情也一无所知。

这些欺负明台的事情他做得多了,内心居然隐约有种异样的快感。然而当他几次眼睁睁看着明台摀着嘴咳得撕心裂肺,痛苦的皱着眉,抓住他的手奶声奶气说着阿诚哥,我不舒服的时候,却又忍不住被戳中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

……罢了。

说到底明台不过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,何苦与他置气?

不过是他命差些,而明台命好些罢了。

没有什么好比较的。

于是想明白的他开始寸步不离的守在明台身旁。

咳了就给他拍背,烧了便帮他换湿毛巾敷额,吃完药后偷偷给他递上一颗糖,每天饭菜都是他亲自一口一口喂给小少爷吃下,每晚都是他说着童话故事,将明台搂在怀里细细哄着他入睡。

明诚将明台捧在手心里呵护,捧着怕摔了,含着怕化了。

 

然而虽有明诚百般悉心照料,明台的身体状况依旧时好时坏,明镜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那日她甚至听见明诚也咳了两声。

连照顾人的都倒下了,这可怎么得了?

苦恼之下她突然想起一个法子,旧时若谁家有孩子体弱多病,便会把他当女孩儿养,以求能平安长大。

明镜一咬牙,虽知这不过无稽之谈,试试倒也无伤大雅。

于是她将明台装扮成可爱的小女娃样,明诚当时还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,傻傻问道大姐怎么啦,明台是男孩儿啊,怎么让他穿上女孩儿的衣服啦?

明镜不回,只吩咐下去,以后就叫明台台花了,别再叫他明台了。

至于阿诚啊,你平时都叫明台小少爷的……也别叫了,称呼改成小小姐吧。

明诚虽是不懂,仍吶吶应是。

 

自此之后,说也奇怪,明台的身体倒真一日日好了起来。

明诚初始对着被打扮成小女娃样的明台很是别扭,久了倒也习惯。

而那明镜不知是不是为了弥补自己没有姐妹的遗憾,明台病好了也依旧将他当女孩儿养,各式各样小女娃的玩意儿一样样往明台房里送,甚至还特地帮明台订制了件旗袍。

小孩子身骨尚未完全长开,那旗袍穿在明台身上倒真显得他粉雕玉琢,明诚一下子看得呆了,好半天也没蹦出个词来。

明镜将明台一身装扮打理好,甚至还在他头上簪了一朵花,然后拍了拍明台的手道,去吧,让你阿诚哥带你玩去。

 

那天明诚一整日都小心翼翼牵着明台的手,就怕明台哪边碰了磕了。偏那明台自身体转好以来,逐渐恢复他混世大魔王的本性,虽然一手被牵着,仍是这里冲那里撞的玩得不亦乐乎,还差点砸碎了明镜最喜欢最宝贝的一只花瓶。

我的小小姐,我的小祖宗啊。

这哪有一个温柔娴雅的小姐样儿呀。

明诚苦笑道,认命的在旁边收拾残局。

最后明台终于玩得累了,一脸惺忪的晃着明诚的手,软嚅的说阿诚哥我困了,明诚无奈一笑,将明台背到自己背上,小小的娃儿已经安稳进入梦乡。

明诚奋力将明台带回房,将他放上床后跟着钻进被窝,明台还在喃喃呓语着阿诚哥阿诚哥。

明诚看着软软睡着的明台,听着他呼唤自己的名字,终于忍不住在他额头印下一吻。

“晚安。”

我的小小姐,我的小少爷。

我的台花,我的明台。

明诚露出来到明家以来最温柔的笑容,帮明台稍稍解开穿着的旗袍避免他睡得不舒服后,抱着明台一起进入梦乡。

 

 

“……说起来,阿诚哥,你是不是从小就对我心怀不轨呀?”明台趴在明诚床上,撑着下颔问。

“瞎说些什么呢。”

“难道不是吗。”明台窃笑着,”大姐今天跟我聊到小时候的事情,她说你以前可是黏着我不放呢。”

明诚无奈道:”颠倒了吧小少爷,不是你黏着我不放吗?”

“你是指大姐胡说吗?大姐──”明台拉高嗓子就要跟明镜告状,被明诚眼疾手快的捂住嘴,哭笑不得,”行行行小少爷,算我怕了你,是我黏着你不放,成了吧?”

明台舔了舔明诚手掌心,”这还差不多。”他哼了声。

“你呀。”掌心传来的湿润感让明诚不由得一阵颤栗,他的小少爷总是喜欢撩他,偏偏还不自知自己举动撩人,真真可恶。

他控制好自己骤乱的呼息,低头在明台唇上轻轻一啄。

明台单纯,虽与明诚相好已久,但一遇到明诚做出的些亲昵动作,还是会害羞得手足无措。

明诚见明台这样就红了耳根,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。”你说你们聊到小时候的事情,那大姐有没有跟你说,小时候你被当成女娃儿养,还曾经闹着说长大要嫁给我,嗯?”

明台瞪大眼,”阿诚哥你胡说!谁说要嫁给你啦?”

“你呀,你可以去问大哥大姐,当时他们也在场的呀。我想想……我还记得你那天穿着一件粉色的旗袍,那时候你大概才这么高吧,”明诚回忆着,在自己大腿处比划了下高度,”小小只的,可可爱了,也不知道大姐那日究竟是带你去了哪里,你一回来就吵着说长大后要嫁给我,我不答应你就一直哭闹,可任性了呢。”

经明诚这样一说,明台也唤醒了一些模糊的记忆。

面容稚嫩的明诚穿越时光,在他脑海里浮现,那一日,他拉着他阿诚哥的手,执意要明诚许他一个承诺,明诚起初不应,他便哭闹撒泼,直到终于得到明诚首肯,两人手指勾手指打了个勾,方才破涕而笑。

回想当时天真的童言童语与幼稚的举止,明台不禁有些赧然,却仍是嘴硬道:”我、我不记得了!” 

明诚见明台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很是精彩,也不拆穿他,仅是神秘一笑,”没关系,你会想起来的。”

 

于是过没几日,明公馆收到了一件包裹。

又过了几日,明家小少爷腰疼的躺在床上表示,穿粉色旗袍说要嫁给阿诚哥什么的事情,他全都想起来了。

 

Fin.

 


听说本周群挑战是诚台旗袍,我就暗搓搓的来写了

梗来自盗墓笔记小时候被当女孩养的解小花~


评论(15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