蒟蒻乾

【凱歌】论Y染色体的决定权

圈地自萌、勿扰真人。

这是一个关于谁才能决定儿子Y染色体的故事。

一切都是脑洞,渣文笔,可能戳雷点、慎入。

 



 

繁體版走這:按我



赵医生向面前两位男性仔细讲解完目前同性生子的技术,让他们签了一张又一张的同意书,然后开始咨询相关问题。

“所以,两位决定要个儿子?”

王凯跟胡歌点点头,这是两人早就在家里讨论好的问题。

“好。”赵医生勾选好胎儿性别,接着问:”既然两位决定要个儿子,那请问,谁要提供X,谁提供Y呢?”

王凯跟胡歌愣了愣。

这问题倒是没先讨论好。

“方才也跟两位解释过,胎儿的性别是由性染色体决定,以目前的技术来说,如果生女儿的话,因为女性的性染色体是XX,所以双方各提供一半的基因即可;但儿子的话,因为是XY,以两位来说,就必须决定由谁提供X,由谁提供Y。”赵医生怕两位不懂,又解释了一次。

“我提供Y。”胡歌抢先道。

“老胡,不是先说先赢啊。”王凯抗议,”Y要的话也是我提供啊。”

“凯哥你可以提供X啊,你想想,X多重要呢,多少人X有问题就得病了啊。”胡歌特别诚恳的说。

“既然这么重要,那X就让你提供,我提供Y吧。”

“不不凯哥,这Y染色体妥妥就该由我给啊。”

赵医生见怪不怪的看着王凯跟胡歌这对恋人争了起来,又问了一次:”所以是胡先生要提供Y?还是王先生要提供?”。

王凯跟胡歌停下争论,对看一眼。

“我。”

“我。”

两人异口同声,完全无法达成共识。

“……”赵医生阖上手边的数据表格,微笑:”这样吧,两位不妨回去好好讨论讨论,晚些再给我答案吧。”

反正几乎每对男性同性伴侣都会在Y染色体的决定权上争论不休,他司空见惯了。

他翻了翻自己下个月的班表,嗯,10号让他们回诊,半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讨论了吧?

 

 

回到家,两人还对这议题吵吵闹闹。

“凯哥,由我提供Y呗,就这么决定啦。”

“老胡,不带这么独断独行的啊。”王凯无奈。

“我哪独断独行啦?凯哥你记不记得,你可不只一次夸过我呢,我想想你以前怎么夸我来着?双商很高的人?很聪明、很用功、很努力,特别细心?工作特别认真、特别努力、特别踏实?特别用心特别谦虚,就像天真无邪的孩子?你说我这么优秀,Y怎么也得由我提供啊。”

“……想不到我以前夸你的话你全记下来啦?”王凯挑眉,似笑非笑的看着胡歌。

胡歌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讲了什么,不禁老脸一红。

他不过要争个Y染色体的决定权,怎么就把自己全卖了!

“我才没有全记得……等等,那不是重点!”胡歌羞恼的说。

看胡歌脸突然红了起来,王凯忍不住大笑出声,他在恋人嘴上亲了好大一口,揽过对方也跟着细数:”照这样说来,你也曾经在访谈里夸过我呀?你不是说我气势强大,对戏特别稳?还很会照顾人?”

“啥时的事?我忘了。”胡歌装傻。

“别装了老胡,那视频虽然放上网没多久就被删了,我可是有看到的呢。”

“证据啊。我没看到可不算数。”

“你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忘啦?记性这么差可不行,我看Y还是归我吧。”

“你、你这是强词夺理!”胡歌用力搥了王凯大腿一下。

王凯嘶的一声呼痛,”你谋害亲夫啊这是!”他揉揉被痛击的大腿,暗忖这样争论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成共识,干脆提议道:”这样好了,我们来打个赌?谁赢了就谁提供Y?”

“赌什么?”胡歌被挑起了兴趣,兴致勃勃的问。

“赌……我想想,”王凯看了胡歌一眼,仔细思考了一阵子,才在胡歌期待的眼神之下慢吞吞道:”那……就赌你明天下不下得了床好了。”

“好啊……咦?啊!”胡歌很直觉反应的点了点头,然后马上发现自己应了什么不平等条款。”王凯你提这什么烂赌约!”他大叫。

王凯魔性大笑,猝不及防的一把抱起自家恋人往房间走去,”你已经答应,就不能反悔了,我的歌歌。”

“我才没有答应!王凯你放我下来……!嗯……!”

接下来,就不是外人可以摻和的时刻了。

 

后来每当有人问起王凯跟胡歌,两人儿子的Y染色体是怎么决定来自哪个爸爸时,胡歌只想表示我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

Fin.

 

 

 

昨晚看到kkw跟hgg抱小孩的照片,整个觉得好萌,一早醒来就蹦出了这个奇怪的脑洞。

因为纠结于这两个堂堂大男人到底怎么有娃,不会写ABO只好用科技产子,体外培养(我知道现在还无法XD)不用代理孕母,纯属理科生天马行空。

两人抢着要提供Y的微妙心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了2333

一时找不到凯吹歌吹的原视频来源,所以引用的句子来自乌金丸太太的”心里有个他”,以及国剧盛典中kkw的采访

 


评论(34)

热度(74)